◈ 第3章

第4章

就連床單被褥,也都描龍畫鳳,全是喜慶的正紅色。
這裡原本是兩人的婚房,可結婚四個多月了,他卻從來沒有睡過。
汪竹心閉眼,躺在婚床上,鼻尖縈繞淡淡香味,是文青柔身上的味道。
很熟悉,很好聞,汪竹心深深吸氣。
他腦中浮現出這幾個月,自己和文青柔朝夕相處的場景。
想起兩人一起擒住人販子,想起文青柔細心為他上藥,想起好幾次夜晚汪竹心教文青柔解題。
一幕幕,如此清晰生動,汪竹心有些沉醉。
他起身來,環顧四周,這間屋子裡全是她的東西,文青柔什麼都沒帶走。
他走到書桌前,隨意地拉開抽屜,突然,汪竹心被裏面的什麼東西吸引住了目光。
這是一張黑白照片,母女倆。
汪竹心伸手拿起這張照片,眼神無比震驚。
這照片上的小女孩,赫然是記憶中的珠兒沒錯!
文青柔和陸紅珠是姐妹,有她小時候的照片也不奇怪。
汪竹心猶豫了片刻,從抽屜里拿走這張照片。
既然現在的陸紅珠和記憶中的珠兒相去甚遠,不過能以這張照片作為留念也是好的。
汪竹心嘆氣一聲,正當此時,外面突然傳來敲門聲。
汪竹心警覺地看過去,難道是文青柔回來tຊ了?
他連忙起身打開門,門口確實站着一名女子。
只不過不是文青柔,而是陸紅珠!
第13章看到是陸紅珠,汪竹心眼中濃厚的期待與急切慢慢消散。
他眸光黯淡,語氣也稍顯不耐煩:「你怎麼來了?」
陸紅珠泫然欲泣,像故技重施撲倒汪竹心的懷裡,可惜他稍微側身,陸紅珠撲了個空。
被冷漠對待,陸紅珠神情里透出一絲惱怒。
但抬起頭的時候,又恢復了楚楚可憐的神情。
她委屈巴巴地解釋:「成風哥,事情的真相不是你想的那樣,鑰匙確實是我偷拿了給韓春發的,可所有的一切都是韓春發逼我做的,你知道,我要是不照做,肯定逃不過他的一頓毒打。」
陸紅珠落下淚來,掩面哭泣:「我沒辦法呀,我是真的沒辦法!」
汪竹心冷沉着臉,心裏湧起一陣後怕。
「可你知道一旦韓春發得逞,是害了你姐姐一輩子,這些你考慮過嗎?」
陸紅珠自然考慮過,她就是看不得文青柔比自己好過,要的就是文青柔一輩子被毀。
可在汪竹心面前,她必須還得維持自己善良柔弱的人設,還得繼續裝,繼續演。
「我知道,可那個時候我的命被韓春發捏在手裡,我要不同意,他會打死我的,成風哥,你要我怎麼辦?」
她一把摟緊魏他的腰,汪竹心想推開,可看着哭成淚人的陸紅珠,念及小時候的情誼,還是有些不忍。
突然,一聲凌厲的女聲響起:「麻煩你倆讓開下!」
汪竹心和陸紅珠都循聲看過去,發現說話之人是消失已久的文青柔。
下意識的,汪竹心推開了陸紅珠,心裏激動萬分:「你回來了?」
在陸家住了好些天,文青柔心裏非常感激。
雖然陸夫人陸團長都對她非常和善,但文青柔心裏清楚,自己畢竟是個外人,哪有一直住在人家家裡的道理。
因此今早,得到陸團長批准她和汪竹心離婚申請的回應後,文青柔就離開了陸家。
她在街上逛盪了會,想着這個點汪竹心肯定去了軍營,因此才回魏家想要帶走自己的行李。
不成想剛回來就看到了兩人親密摟抱這一幕。
文青柔有一瞬間的心梗。
不過想到她已經與汪竹心離婚,從今往後不管她們如何,都與自己沒任何關係。
文青柔開門見山:「你們放心,我只是回來拿我的行李,拿了東西就走。」
她說著進門往卧室的放心走去,汪竹心追上來:「你要去哪?」
文青柔也不知道去哪,但現在離開魏家才是第一要務。
她嘴硬着:「我要去哪,不用魏營長操心。」
文青柔進房間便開始收拾行李,其實她沒多少東西,一床棉被,幾身衣服,一個大袋便能裝下。
正當她拉開抽屜,想要魏自己與忘母的唯一合影拿走時,卻意外發現照片不翼而飛。
文青柔心生急切,立刻轉身。
汪竹心就站在門口,他身高腿長,目光凜冽,極具壓迫感。
文青柔走到汪竹心面前質問道:「我的照片呢?」
汪竹心愣了下:「你的照片?」
文青柔翻着抽屜,可卻哪裡都找不到。
她如實說道:「我和我媽的合影,就放在抽屜里!」
汪竹心臉色一變!
第14章「那是你的照片?」
文青柔冷着臉:「不是我的照片,還能是你的照片?」
汪竹心一臉冷肅,從口袋抽出一張照片:「這張是你的?」
文青柔臉色焦急,立馬伸手過去:「還給我。」
然而汪竹心將照片舉高,她小巧玲瓏,自然比不上汪竹心身材高大。
拿不到照片,文青柔氣急敗壞:「你做什麼?」
汪竹心看着眼前的文青柔,目光從未如此專註過:「我再問你一次,這照片上的人是你?」
「是我小時候和我母親拍的,有什麼問題嗎?」
「可這分明是珠兒……」「朱兒是我的小名,我母親姓朱,因此從小她就這樣叫我,只不過自從她去世之後,已經很久沒人叫過我朱兒了。」
兩人的對話勾動文青柔悲傷的回憶,她嘆了一聲氣,突然想到什麼,猛地抬起頭。
「你怎麼會知道我的小名?」
汪竹心聽到這話,感覺呼吸有些急促。
他怎麼也沒有想到,和他童年有過情誼的,不是陸紅珠,而是文青柔。
所以這麼久以來,是他認錯人了?
汪竹心內心翻江倒海,可面上還維持着慣有的冷靜。
他拿着這張照片詢問文青柔:「你還記不記得你八九歲時候的事情?」
對於他的問題,文青柔有些不明所以,她猶豫了一會兒還是如實回答:「當然記得。」
汪竹心繼續追問:「那你記不記得,你有個常常被父親罰跪的鄰居?」
文青柔思忖片刻,點了點頭:「記得,那哥哥比我大四歲,只不過沒多久,他們家就搬走了。」
文青柔說完,狐疑地看着汪竹心:「你問這個幹什麼?」
而這時,汪竹心確認了,和他有過情誼的確實是文青柔!
真沒想到,上天連續和他開了兩個大玩笑。
先是讓他將和自己有情誼的女孩錯認成陸紅珠,接着陰差陽錯下,卻是真的朱兒嫁給了自己。
汪竹心深吸一口氣,手也滯在半空,一時間語塞許久。
文青柔伸手搶過照片,將之寶貝一般放在口袋裡。
做完這一切,她提了提手上的大編織袋,抬眼看着汪竹心:「魏營長,請讓開,我要走了。」
汪竹心低頭,目光聚焦在文青柔身上,她秀氣清麗,白凈的皮膚因為生氣而變得怒紅,倒很是可愛。
「你去哪裡?」
「我說過了,我去哪裡,你管不着。」
她說著想推開汪竹心。
汪竹心歉疚的神情一覽無餘:「等等,我有話和你說。」
文青柔放下編織袋:「有什麼話就快說。」
「我想向你道歉。」
一瞬間,文青柔的神情由憤怒到錯愕。
她有些不敢相信地抬眼:「道歉?」
「嗯。」
汪竹心態度誠懇,「對不起,那天晚上的事,是我誤會了你。」
「還有,」汪竹心眼中是濃濃的關切,「你在這裡還好嗎?」
文青柔回應的聲音很冷淡:「不勞您操心,我好得很,想必陸團長已經將離婚申請書交給你了,從今天開始,我們之間沒有任何關係,陸營長,提前祝你和陸紅珠百年好合。」
汪竹心聽着這話,喉頭一澀:「思湉……」文青柔一愣,印象中,汪竹心從來都對自己直呼其名,沒有叫得這樣親昵過。
她秀眉蹙起:「魏營長還有什麼事?」
汪竹心沉默片刻,一字一頓道:「我們不要離婚好不好?」
第14章「那是你的照片?」
文青柔冷着臉:「不是我的照片,還能是你的照片?」
汪竹心一臉冷肅,從口袋抽出一張照片:「這張是你的?」
文青柔臉色焦急,立馬伸手過去:「還給我。」
然而汪竹心將照片舉高,她小巧玲瓏,自然比不上汪竹心身材高大。
拿不到照片,文青柔氣急敗壞:「你做什麼?」
汪竹心看着眼前的文青柔,目光從未如此專註過:「我再問你一次,這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