◈ 

第一章

害的高手,想必就是何家派來的。
我往後撤了幾步,警惕地看着他:「你是何家的人,你和那些殺手什麼關係?」
何瑀一聽這話,忙不迭擺手解釋道:「謝姑娘,這可就冤枉何某了,何某與那大名鼎鼎的何家並無關係。」
「況且司徒長老對何某極為照顧,怎會下此毒手啊?」
我抽出桌上竹筒里的一根筷子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向他的脖頸處擲去。
何瑀一瞬間僵住了,竹筷堪堪擦過他的衣領,直直**了他身後的柱子。
我湊近,仰頭直勾勾地盯着他。
他眼底的清冷疏離被驚恐替代,甚至忘記了呼吸。
反應過來的他腿一軟,險些摔倒。
意識到失態,他尷尬地扶着桌子坐好。
這膽小的樣,倒是和小時候的阿瑀挺像的。
確認他的確不會武功後,我一屁股坐回凳子,毫無愧意:「那何公子接下來什麼打算?」
何瑀語氣懇切:「司徒長老因為何某受傷,何某自然是要報答這份恩情的。」
「何某願意留下來照顧司徒長老,換藥擦身,亦或挑水劈柴,何某都願意做。」
第二日清晨,我特地比平時多睡了幾個鐘頭。
醒來時,何瑀正拿着水瓢嫻熟地給小菜地里澆水。
暖融融的陽光為他鍍上一層光暈。
挽起的袖口和褲腳,漏出纖細卻結實的肌肉。
本就俊逸的臉上儘是一絲不苟,實在賞心悅目。
他抬起頭來看我,耳根不自然地染上一抹紅:「謝姑娘,你醒了。」
我托着腮看他,從鼻腔里懶洋洋地應了一聲。
他的臉更紅了,慌忙避開我的視線:「院子有燒好的熱水,謝姑娘去洗臉吧,過會何某便去燒飯。」
老頭也清醒了,但還是有些虛弱,他只說靜養些時日便好。
他並未提及遇刺之事,我也不好再多問。
何瑀燒的午飯真好吃,就着紅燒肉我吃了兩大碗米飯。
他吃得沒我多,還時不時藉著夾菜的空隙偷看我。
但當我直視他時,他又會不自然地挪開視線。
接連幾天亦是如此。
何瑀每天早起挑水劈柴,做飯,偷看我吃飯。
晚上,何瑀在院子里洗碗,我終於沒忍住開口問他:「吃飯的時候你為什麼老看我?」
他涮碗的手一頓,支支吾吾地說:「因為…我覺得…覺得謝姑娘吃飯很…很可愛……」何瑀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