◈ 第10章

第1章

這批入宮的新人,身份最低的便是徐夏和曲挽寧,偏偏這兩個人,都是柔貴妃討厭的。

一個蠢笨,一個長得太好。

如今兩人都沒成功侍寢,成了滿宮的笑話,倒是合了柔貴妃的意。

雖然潤嬪做的事也是蠢,柔貴妃很是瞧不上她。但陰差陽錯,也是幫了柔貴妃的忙了。

次日請安,皇后也不過安慰了兩人一番,說兩人還年輕,將來侍寢的機會總是有的。

可誰不知道,這後宮女人多,先不說每三年便送一批進來,就平時大臣家的女兒,皇帝的表妹,想入宮服侍皇上,也是可以送進來的。

還有番邦進貢,有的時候也會送美女,雖然皇帝前些年都沒留在身邊伺候自己,都送給兄弟大臣們了,可難說今年會不會留。

運氣不好,可能便被徹底遺忘了。

就像余美人一樣,入宮三年都沒服侍過皇上。

不過這余美人倒是想得開的主,反而散了後還安慰起了曲挽寧和徐夏。

「妹妹們,咱們入宮就是給家族爭光的,若是爭不了光,安生的在後宮也不是什麼壞事。你們瞧我,雖不得寵幸,如今在宮裡和秦美人一起賞賞花,吵吵架也是極好的嘛!」

曲挽寧笑眯眯地看着余美人,這話她倒是說得真心實意。

如果她真的是個普通古代人或者穿越者,低調一生將來混個太妃噹噹也不錯。可偏偏她是帶着任務入宮的。

雖說深宮難有真情姐妹,但也沒必要交惡:「謝謝余姐姐,妹妹知道了。」

而徐夏就不像曲挽寧那般和善了,鼻孔朝天誰也看不起:「你是美人,我也是美人,誰要叫你姐姐?你都住冷宮了!我可是昭陽宮的人!我們不一樣!有皇后娘娘和庄嬪娘娘的庇佑,我將來可是要坐上主位的!」

曲挽寧一驚,這種野心昭昭的話,私底下說當然沒問題。可現在是在大庭廣眾之下啊!

這徐夏,腦子到底是怎麼做的?

果不其然,柔貴妃從拐角走出,對着徐夏笑顏如花:「那本宮也要叫你姐姐咯?徐美人?」

徐夏這才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,當即跪下求饒。曲挽寧和余美人見到柔貴妃,都知道這不是善茬,乖乖跪着。

「徐美人,看來我要跟你宮的主位娘娘好好聊聊,這宮裡的人想要取而代之做主位娘娘,真是可怕的緊啊!」柔貴妃假裝害怕地捂着胸口。

這徐夏真是……

蠢笨如豬。

柔貴妃矜貴地站着,俯視着跪在地上的三個低位嬪妃。那眼神好似在看螻蟻一般,彷彿一動手便能將他們捏死。

「狼子野心,也要看看自己的德行。本宮看你們心思不純,回宮獃著去,罰抄佛經一百遍!徐美人目無尊卑,口無遮攔,掌嘴五十,禁足三個月。」

又是掌嘴?

徐夏這臉剛好了沒多久,再掌嘴,怕是要毀容了呀!

「柔貴妃!你不能這樣!我要找皇后娘娘!」

說著便要起身,可柔貴妃身邊的太監已經按住了徐夏,陰笑着說:「徐美人,對不住了。」

說完,當著曲挽寧和余美人的面,掌了徐夏的嘴。

力道之大,一聽就是下了死手的。

五十掌以後,徐夏的嘴都腫了起來,滿嘴滿牙都是血。

「若不服,便讓皇后來懲罰本宮。」柔貴妃揚長而去。

徐夏雖慘,但曲挽寧也不是聖母之人,如今一百遍的佛經本就是因徐夏而起,害得余美人和她遭了這無妄之災。

紛紛各自回宮了。

皇后聽聞事情的來龍去脈,心中對這個徐美人愈發不喜。

若是直接來尋了自己,那這件事一定要給幫她一把的,誰讓她想藉著庄嬪來投靠自己呢?

擺擺手也不管這件事了。

曲挽寧平白無故受了罰,憤憤來到了新的宮裡。

芍藥已經收拾好了雲煙閣,雲煙閣的位置雖比不得余美人他們那邊偏遠,但也是極差的位置了。

這些院子不大,也不似宮殿一般莊嚴豪華。

但也有優點,這些院子都是宮妃獨居,沒有偏院。

曲挽寧不是個喜歡熱鬧的人,也不希望時時刻刻要提防着其他院子的人,所以被安排到這裡也算不得是個壞事。

只是眼下,她好像真的被皇帝遺忘了。

雲煙閣是個清凈討喜的地方。此番皇后沒有直接往淸菊堂那頭安排,曲挽寧知道,這裏面主要還是皇后覺得——她也許還有利用價值。

相鄰御花園和御花坊,因此雲煙閣的院子里也是繁花似錦。

味道香甜,很是好聞。

站在芍藥身邊的,還有宮裡安排的宮女。她如今的位份是常在,便有兩名宮女。

「奴婢迎春/奴婢臘梅,拜見曲常在。」兩名宮女向曲挽寧行禮。

迎春和臘梅年歲不大,十五六歲的年紀,比芍藥小上一些。生得算不上多好看,但也是清秀乾淨的。

只是可能因為營養不良,身子乾癟。

分配到她這種「失寵」的嬪妃身邊的下人,大多都是家裡沒什麼錢的,有錢的都花錢去寵妃身邊了。

曲挽寧對着兩個宮女動用了技能【慧眼識人】。

兩張屬性面板便出現在了曲挽寧的神識中。

【名:迎春 身份:宮女/皇后】

【年齡:16 忠誠度:1】

【名:臘梅 身份:宮女/內務府】

【年齡:15 忠誠度:50】

曲挽寧驚奇地發現,她位份升了一級,系統的技能竟然也升級了!

宮女的身份里,可以看到他忠誠的對象!

果不其然,宮裡送來的人,果然總藏着一些貓膩。

迎春是皇后的人,忠誠度也極低。

能在她身邊安排人,皇后倒是真的沒放棄她。

既然皇后這麼抬舉她,曲挽寧覺得,與其這樣偷偷摸摸監視,不如直接投靠皇后。

後宮大勢力,不過也就分皇后和柔貴妃兩派,事到如今,她還能和柔貴妃友好相處?

投靠皇后,總比她這種沒有任何娘家背景,獨自在後宮奮鬥來得強。

這古人的後宮啊,遠比想像中來得複雜。

光是一個寵妃,便可以隨意拿捏低位嬪妃,像曲挽寧這樣無寵的嬪妃,怕是死在宮裡了,也就拉去陵墓埋了拉倒。

想到這裡,曲挽寧當即起身去鳳儀宮求見皇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