◈ 第9章

第10章

在磐石鎮往東不到七十里的山坳里,有着一個不大的村莊。

這個村莊規模不大,只有零散幾間房子。

如果只是路過,並不覺得這個村子有什麼問題。

但經常行走江湖的人,遇到這種村子就會遠遠避開。

村前無店,村後無田。不是荒村,就是暗寨。

「大哥,這女人真帶勁,我上完她,都捨不得殺了。」

屋門被拉開,一個赤膊青年走了出來,咧着嘴笑。

「鎮里的女人,養不熟的,殺了省事。什麼時候想要,再去鎮上的搶一個來。」

門外一個中年人躺在躺椅上,眯着眼睛說道。

此時已經是晚上。

曬太陽的人多,曬月亮的人少,但也不是不存在。

比如這守在門外的中年人,就喜歡晝伏夜出,什麼事都留在晚上干。

中年人往屋裡瞥一眼,看到光着身子的女人,說道:「死人不能放屋裡太久,留下味道,幾年都散不掉。屋後有挖好的坑,咱們現在就給她埋了。」

「好!」

青年急忙點頭。

兩人來到屋裡,一個抬雙臂,一個抬雙腿,將女屍抬出屋子。

「注意點!血別蹭牆上!」中年男人嚴肅的叮囑道。

「知道了,大哥,我是把她掐死的,省事。」抬着女屍手臂的青年低聲說道。

兩人一直將女屍抬到屋後,才將屍體緩緩地放在地上。

「大哥,天這麼熱,你坑挖這麼淺,會不會引起那個啥,瘟疫?」青年疑惑的對着中年男人問道。

「不會,你還是埋的人少。」中年人從懷裡掏出煙袋,點上,砸了一口,才繼續說道:「咱們寨主以前還屠過村,殺了上百個人,按你說的,那得挖多少坑?可你猜怎麼著?找個山溝扔進去,過幾個月,就只剩一堆白骨了。通風透氣的地方,根本沒這麼容易傳染病出來。」

又吸了一口土煙,中間人繼續說道:「其實還有種更省事的方法,就是直接扔河裡。屍體順着水漂出幾百里地,就算被人發現了,也查不到咱們什麼事。」

青年人遲疑道:「那咱們這也有河,丟河裡去不行嗎?」

埋在屋後,他雖然不忌諱這些,但感覺還是有些怪怪的。

「不行。」中年人搖頭說道:「咱們這裡的河太淺,水流太緩,漂出十幾里地就會被人發現,有風險。」

「綁上石頭也行吧?」

「水裡泡幾天就爛了,到時候關節一脫落,還得浮上來,老手就沒有這麼拋屍的。」

青年人敬佩道:「大哥,跟着你混,我真學到不少的知識。」

中年人擺擺手:「別拍馬屁,趕緊回屋拿傢伙,把屍體扔進去,土給埋上。」

「好!」

青年連連點頭,一腳將女屍踢進土坑。

小跑着回屋,手裡拿着鐵鍬興沖沖地回來。

正準備填土,忽然發現了什麼,身子一僵,伸出手指向前方,驚疑不定喊道:「大哥,你看!那裡是不是有個人?」

「什麼人?」

中年男人一驚,急忙順着青年手指的方向看去。

只見月光之下,樹林在風中搖曳,哪有什麼人影。

「你踏么眼花了,哪來的人?」

「真的,我剛才真的看到人影,似乎還是個女的…一眨眼,就不見了。」

青年人看了看樹林,又看了看腳下的女屍,臉色有些煞白。

「你這是撞邪了。」中年男人又往四周看了看,還是看不到人影,更加確信是青年人眼花。

「第一次殺人,有點緊張很正常。但咱們是什麼人,刀頭舔血的漢子!我去給你拿瓶酒來,喝了壯壯膽,就看不到這些亂七八糟的了。」

「那…那我也跟你去,我自己害…害怕。」青年人也趕緊跟了過來。

「曹尼瑪,剛才你爽的時候怎麼不怕?現在害怕?」中年人沒好氣的白了青年一眼,然後走回屋,忽然身體一僵,猛地回頭望向身後的樹林。

他就看到,樹林旁邊真的站着一個身影,模模糊糊,似乎真的是有個女人在盯着他…

定睛一看。

人影又不見了!

瞬間,他頭皮發麻。

不對勁!

他可不是雛,殺過的人不下雙手之數。

不可能因為殺人緊張到出現幻覺。

中年人手摸向自己身後,那裡常年系著一把短刀。

身體緊繃,如同蓄勢的貓。

「大…大哥,你怎麼還不出來?」

青年看大哥發愣,正想走過來,忽然就發現屋裡站着一個人影!

就站在中年人身後!

青年立刻就發出驚駭的尖叫:「哥!你背後有人!」

在青年人喊出的瞬間,中年人的刀就出手了。

反應迅速,出手凌厲。

不愧是積年老馬匪。

刀也瞬間砍中突然出現的女人。

只不過,結果令人驚訝。

刀入身體,竟然被卡住了。

這突然出現的女人,竟然也是具屍體!

也是死過很久,已經僵直的屍體!

「大…大哥大,這…這怎麼也是屍體!她哪…哪來的?」

「艹!閉嘴!小聲點!」

中年男人一巴掌拍在青年腦門上,罵道:「老子還不知道是屍體?一驚一乍的,人嚇人,嚇死人知道嗎?」

「啊,對不起…」

中年人呼吸略微急促着,費了好大力氣,才將卡住的短刀**。

兩人藉助油燈的光亮,看到突然出現的屍體,都是驚艷的張大嘴巴。

「好…好漂亮的女人啊…」青年人吞咽着口水道。

中年男人氣得罵道:「踏么的,突然出現在屋裡的屍體,這你也能覺得漂亮,**上腦,你不要命啦!」

「這屍體有古怪,咱們去找大當家問問怎麼回事!」中年人很快察覺到屋裡的氛圍不對勁,拽住青年人的胳膊,就想把他往外拖。

「別…別啊大哥,再讓我看一會!看…」

青年話說到一半,突然像是噎住了一樣,眼中滿是驚恐,身體開始顫抖。

中年人察覺到青年的異樣,連忙問道:「怎麼了?」

「大…大…大哥…」青年人伸齣劇烈顫抖的手,指向屋裡突然出現的女屍。

「她…她睜眼了…」

「艹,這,這是殭屍吧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