◈ 炮灰想活命,我始亂終棄了北川王第10章 將死之人在線免費閱讀

炮灰想活命,我始亂終棄了北川王第10章 將死之人在線免費閱讀(2)

站在知鶴哥哥的房門口。

她都要嫁人了。

還這麼不要臉,纏着知鶴哥哥不放!

余蓮漪氣呼呼走到年招娣跟前。

年招娣的臉上畫著淡妝。

近看居然有種楚楚可憐的柔弱感。

余蓮漪的視線又被年招娣手裡不知道是什麼的粥吸引。

她之所以起這麼早,就是為了給知鶴哥哥親手做一碗熱粥。

沒有想到居然被這女人捷足先登!

余蓮漪一張小臉扭曲在一起。

「你做的是什麼東西?知鶴哥哥身份尊貴,你手裡的東西是給人吃的嗎?」

年招娣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碗里的東西。

它還冒着熱氣。

「這是給人吃的,王爺吃過好幾回了。」

年招娣真誠的回答,讓余蓮漪有些措手不及。

她的臉青一陣白一陣。

「知鶴哥哥現在由我來照顧,也不勞煩你費心了。」

她說完這句話上下打量起年招娣。

「你還是好好準備一下去劉府的事情吧。」

年招娣見余蓮漪伸手。

她本能地將粥護在懷裡。

余蓮漪也沒有想到她一個農女,居然還敢拒絕她。

她怒喝道:「本小姐的命令你是聽不見嗎!把你手裡的粥給我!」

年招娣看着手裡的粥。

「余小姐,粥燙,小心燙壞你嬌嫩的手。」

「燙不知道放涼了再端來!你去給我再做一碗!」

她說著作勢揮手,要將年招娣手裏面的粥打翻。

滾燙的粥將年招娣的手腕燙得一片緋紅。

她顧不上手腕的疼痛,連忙檢查碗里的東西。

還好灑出來的不多。

這個時候年招娣對面緊閉的房門,突然從裏面打開。

江知鶴穿着深藍色鎏金刺繡長袍。

他長發披肩,頭髮還沒來得及用玉冠束住。

看上去才剛醒不久。

他的視線穿過余蓮漪,徑直落在年招娣的臉上。

年招娣也沒有想到他居然醒來的這麼早。

她被他看得呼吸有些紊亂。

江知鶴的視線下移。

落在年招娣通紅的手腕上。

他的薄唇輕抿,看上去有些不悅。

余蓮漪一見江知鶴,她立馬換了一副嘴臉。

她親熱地叫着知鶴哥哥的名字一臉天真。

「知鶴哥哥,鄉下的丫頭做事就是笨手笨腳的。」

她轉過身面向年招娣,眼神里全是警告。

可她嘴裏吐出來的字,卻溫柔似水。

「知鶴哥哥,你看她,幹什麼事都不小心,走個路,還能把粥灑手上。」

江知鶴盯着年招娣的臉。

她趕忙低頭,用衣袖將燙傷的地方藏起來。

她高高舉起手中的碗,將它舉到江知鶴的面前。

她沒有忘記自己來是幹什麼的。

她剛才故意和余蓮漪爭辯,就是為了將屋裡的人引出來。

她不會因為余蓮漪打岔,就將自己的事情撇到一旁不聞不問。

年招娣還沒有說話,余蓮漪倒是先嘟嘴抱怨。

「粥都灑了,知鶴哥哥怎麼喝?」

今日江知鶴十有八九會將她拒之門外。

畢竟他昨日已經托他的未婚妻告訴她。

讓她別做掙扎,好好進劉府。

年招娣一想到這件事情。

她的呼吸都有些紊亂。

他知道的……

在相處的這些時日里,他明明什麼都知道。

他知道她不想被送進劉府。

他也知道她的身不由己。

她救了他一命。

可是他卻親手推她下火坑。

斷了她最後的希望。

年招娣昨晚看着天上的月亮。

她心中有些後悔。

她當日就不該回頭。

就在她思緒在腦海中胡亂飛舞的時候。

江知鶴見年招娣一直低着頭。

他看不見她的臉。

自然也看不見她臉上的恨意。

他一直在等年招娣的一個解釋。

他從昨晚等到今早。

她的身影出現在門口的那一刻。

他就知道她來了。

可是他推門出來到現在。

她一句話不說。

他記得被她攙扶着帶回家那日。

她對她阿娘說,救他不過是為了日後好索取報酬。

原來她說的都是真話。

現在連一句騙人的解釋。

也不肯說給他聽。

可是他還傻傻地等了一整晚。

年招娣見他對面的人不說話,也沒有伸手接她手中的碗。

她一抬頭,就看見江知鶴的瞳孔中,萬千思緒濃縮成化不開的黑色。

她還沒有看懂是怎麼回事,手腕就被江知鶴牢牢握住。

余蓮漪也被他突然的舉動震驚住了。

她甚至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。

「知鶴哥哥……這……」

在她捂嘴驚呼下。

江知鶴一把拉過年招娣的手,將她拉進了房間。